当前位置:凤鸣网 > 资讯 > 新闻 > 正文

越剧110周年发展浮世绘:传统国粹砥砺中坚守文脉传承

发布日期:2016-05-02   来源:中国新闻网

        

        四月末的浙江雨水徘徊不去,在密密斜织地春雨中,4辆满载越剧演员和演出器材的大车在浙江省台州市松门镇略显狭窄的村道上缓缓行驶,最终停在乃奄村的一片空地上。

  车上姑娘们青涩娟秀,她们透过车窗望了望旁边的稻田,一如往常开始下车准备。接下去,他们要在这块稻田边为当地民众连唱7天台戏。

  从月初到月末,中国越剧之乡——绍兴嵊州的嵊州群艺越剧团从没空档期,一天两场,场场爆满。“实在是忙不过来,有太多村子来邀请我们唱戏。”在这个民间越剧团团长石国荣的讲述中,丝毫看不见当下越剧观众大量流失,众多剧团纷纷解散的颓势。

  越剧--中国五大剧种之一,长于抒情,以唱为主,声音优美动听,表演真切动人,唯美典雅,极具江南灵秀之气,甚至有第二国剧之称,又被称为是“流传最广的地方剧种”。

  2016年,越剧迎来了自己110周年的诞辰。110年,这个曾繁荣于全国,流传于世界,在发展中汲取了昆曲、话剧、绍剧等特色剧种之大成的剧种,在竞争激烈、艺术表现形式不断推陈出新的年代,到底以什么样的姿态在吟唱?

  “慢”越剧于“快”时代中式微

  时光倒流,1983年11月16日,香港新光戏院,“浙江越剧小百花赴港演出团”正式亮相。由著名编剧顾锡东为“小百花”量身定制的《五女拜寿》以其青春的阵容、时尚的风貌,迅速征服了在场观众。

  演出现场佳丽满台、花团锦簇,连演14天15场,欲罢不能,“小百花”一夜成名,越剧故乡第一次向世人展示了“浙江越剧”的青春魅力。

  这是很多越剧人最爱回忆的一个场景,也是距离他们最近的一次越剧繁荣。

  “那个年代的越剧,人人追捧,观众为了买票从凌晨四五点开始排队,一直排到早上8点。”越剧博物馆馆长俞伟告诉记者,那时的小百花就像现在的当红歌手,每个小百花都有自己的铁杆粉丝团,演出一票难求。

  “上世纪80年代,除了西藏,中国的各个省市都有越剧团,那是越剧最繁荣的年代。”嵊州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局长陈君说道。

  但到了上世纪90年代,随着人们文化生活方式的多元化,娱乐方式渐趋多样,中国戏曲的生态环境大大恶化。

  一个有些凄凉且残酷的故事在越剧界广为人知:2006年越剧百年盛典演唱会上六位“梅花奖”得主同台献艺,但是1600个座位的剧场来了500多位观众,其中350张是赠票。让这场演唱会承办方之一的浙江浦江仙华文化艺术传播公司老总张义浦气得想“烧票”。

  “不用回避,现在的越剧生态下,可以说没有一家国办院团可以离开政府的扶持生存下去的。”浙江省文化厅艺术处处长薛亮如是说。

  老戏台,长板凳,长袖翻飞一曲情,越剧迎来了她110周年的纪念日。

  2016年4月19日,绍兴文化馆内,绍兴小百花越剧团公祭大禹陵活动专场越剧《鉴水吟》展演。

  舞台上锣鼓响起,武戏正打得激烈,吴凤花目光流转,闪烁间又英气十足,稳稳踢了一个台步叹道:“我马臻义无反顾开湖蓄水,愿创成鉴湖造福千秋万代!”激昂情绪,唱词直触人心,就这几分钟的翻云覆雨间,迎来台下“炸窝”般的喝彩。

  这场戏经过近两年的精心策划与准备,由越剧名角吴凤花当家出演。从编剧,到导演,再到演员,可谓全明星阵容,看点颇多。

  只是与当年一票难求万人空巷的盛况不同,如今绍兴文化馆观众席上观众的身影略显疏落,为剧情鼓舞赞叹的人多也白发斑驳。

  “剧团之所以举步维艰,在于他的受众群体在萎缩。”薛亮表示,一出新剧目从剧本创作到排演,再到首演,至少要一年甚至数年的时间。这样的创作速度与当下的流行文化形成了鲜明对比,使戏曲艺术的“慢”难以跟上“快”时代步伐。

  市场挖掘另辟蹊径传统越剧农村“抢班子”

  越剧,这门代表中国传统文化精粹的戏剧在当代真的衰落了么?

  “不要用观众群来判定一种艺术的兴衰。”薛亮一语定音。

  当下,虽然多数城市中的越剧团都面临着“门庭冷落”的困境,但在广大农村却有“办团”之风,逢年过节甚至还有“抢班子”现象,看似简陋的小剧团日子也过的红红火火。

  越剧下乡表演时,都是连演好几天,场场爆满。哪怕下雨,村民们也愿意大老远从隔壁村赶过来,他们或带着雨具,或戴着草帽,或骑着三轮车,或带着小凳子,台上演员的每一个眼神和动作,他们都看得津津有味。

  “每当村里有越剧演出,都有人早早地来占位子,演出结束还有人依依不舍,我也是个越剧迷,总觉得再先进的娱乐方式也替代不了越剧带来的那份快乐,有时候一连看5、6天也觉得没看够!”这是浙江省诸暨市陶朱街道一位老人的心声。

  “城市中越剧的冷落并不能代表当下越剧没有受众群体,只是这个群体面临萎缩,当然这个更促使我们思考越剧在新时期如何进一步创新。”陈君说,越剧在城市中有所淡出,在农村依然受追捧。

  不难看出,越剧这种艺术有小众化趋势。只是这批受众,多是农村里一些没有太高消费能力的老人群体。

  仅在越剧之乡嵊州,民间职业剧团就有100多个。生意好的时候,一个越剧团一年要演出七八百场戏,经济效益也很可观。“现在,我们台柱子的年收入已经达到40万。”石国荣告诉记者。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民间越剧团已经成为浙江农村文化市场的主力之一。

  民营剧团的组建多数采用个人投资方式,基本上是通过演出经纪人(一般为剧团团长)采用“自愿组团、自主经营、自备服装、自带伙食、自定分配”的办法进行组织,完全依靠自己在演出市场中出效益。观众可以任意点戏,除大戏外,他们还会“落地唱书”编演一些即兴节目,中间还演唱流行歌曲。这样的“艺术大拼盘”像大杂院,但很受农民观众的喜爱。

  草根剧团如今正逐渐成为繁荣越剧的主力军,同时也成为了丰富农村文化的主力军。

  这样的“主力军”,也受到了政府的关注和支持。从2015年开始,浙江省文化厅开展扶持民营文艺表演团体发展优秀剧团、优秀剧目评选活动,计划用3年在全省发现10家左右优秀剧团、10部左右优秀剧目;一些地方政府已尝试将越剧纳入公共文化服务系统,如嵊州市每年安排“越剧繁荣发展资金”用于对民营剧团的奖励,出台优惠政策,帮助民营剧团转型升级、健康发展。

  政府“力”与艺人“心”共守民族文化根脉

  “鹅鹅鹅,曲项向天歌,白毛浮绿水,红掌拨清波。”在浙江省嵊州市城南小学,伴随着悠扬婉转的越剧音乐,上音乐课的二年级孩子们正用竺派唱腔唱《咏鹅》,声音清新甜润,情态活泼轻快。

  作为越剧的发源地,从2015年年底开始,嵊州市越剧特色学校城南小学就在全校开展“越韵古诗”——用越剧传唱古诗活动。

  “孩子们背诵古诗比较吃力,但用越剧的方式唱上几遍,一首诗就印在脑海里再也不会忘记。”嵊州市城南小学副校长张再良告诉记者,嵊州市从1996年就开始在小学推行越剧特色教育,不是为了培养“小百花”,只想寓教于乐,培养有素养的越剧观众,让地方文化因子从小植根孩子的心中不被流失。

  “地方剧种蕴涵着独一无二的乡土习俗、风俗、婚俗、时令、节庆、稼穑、社交、礼仪、服饰、祭祀、方言等极其丰富的文化现象。几乎每个中国人都能哼唱几句代表本地域剧种的曲歌,是中国人的集体情感记忆,最能集中体现乡愁,是整个民族文化最健康的支系根脉。”在中国戏剧家协会副主席、浙江小百花越剧团团长茅威涛看来,每个人都有各自的文化基因,而戏曲则是对传统文化和族群记忆的最好保存。

  显然,政府也已经把关注的目光投向了“族群记忆”。2015年,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支持戏曲传承发展的若干政策》,随后浙江省制订出台了《浙江省传统戏剧保护振兴计划》,要求在“十三五”期间,培育有利于戏曲活起来、传下去、出精品、出名家的良好环境,形成全社会重视戏曲、关心支持戏曲艺术发展的生动局面。

  为了传承这门传统的艺术,中国越剧之乡嵊州率先全面启动了“嵊州越剧文化生态区”创建工程。

  “我们将全力保护越剧文化赖以生存的人文环境与自然生态环境,做好越剧诞生、成长、发展历程中史迹实物遗存的保存,以及与越剧文化相关的人文历史资料的挖掘、整理和研究。”嵊州市副市长楼柳燕告诉记者,嵊州市将利用发源地甘霖镇丰富的越剧资源,在女子越剧诞生地施家岙及甘霖镇丽湖、苍岩一带建设“嵊州越剧小镇”。

  据悉,嵊州市在2015年年中就出台了《关于进一步加快越剧事业传承与创新发展的实施意见》,在原有扶持政策不变的基础上,每年再安排500万元越剧发展专项资金,用于保障越剧创作、普及、推介及实行相关激励所需。2016年3月嵊州“越剧小镇”又被列入浙江省重点建设的三个文化小镇之一。

  “虽然包括越剧在内的很多戏曲剧目数目锐减、专业人才流失,但是不容置疑,社会上还有很大一群人,正在努力用自己的方式,守护戏曲的流传,挽回民族文化支系根脉的失地。”浙江省社会科学院文化研究所所长吴蓓说道。

  吴凤花,这位以“花帅”著称的中国戏剧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演员一直坚持用演出的“新意”吸引观众。“才子佳人是越剧最擅长的题材,也是戏迷情有独钟的题材,其代表的风格不能丢,但将来越剧题材不应仅限于此。”在吴凤花看来,题材的拓宽对一个剧种的延伸和发展起着重要作用,会吸引更多人喜欢越剧。

  将西方的优秀戏剧作品尝试“中国化”,借鉴莎翁的《麦克白》后,有了《马龙将军》。将挑战厚重的历史题材放入凄清婉丽见长的越剧,有了“拓宽”越剧外延的《屈原》……吴凤花是当代越剧人坚守传统越剧、立意改革创新的一个缩影。

  1906年的那个春日,浙江嵊州说唱艺人李世泉、高炳火等人在东王村演出第一出越剧时,是否会想到,在政府“力”和艺人“心”的共同守护下,这袅袅越音会穿越两个世纪?

  4月23日,逢莎士比亚逝世400周年大祭,赫赫战功的罗马贵族大将军寇流兰和为爱痴狂的中国古代书生柳梦梅在浙江小百花越剧团相遇。

  一个是西方戏剧经典,一个是中国昆曲代表作,却由一个颇具有创新意识的中国越剧团将它们巧妙地融合在一起,在当代舞台上以女子越剧的方式加以诠释,成功“嫁接”了莎士比亚和汤显祖。

  越剧“小百花”正在开启自己的新绽放……(完)

公司介绍 - 客服中心 - 联系方式 - 广告服务
Copyright © 2014 nanhua.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