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凤鸣网 > 文化 > 越音 > 正文

农家院落越音袅袅

发布日期:2015-05-02   来源:

      一个冬日的早晨,太阳露了脸,渐渐拨开云雾,将阳光洒向农家小院。“书房门前一枝梅,树上鸟儿对打对……”虽然早晨依然有些清冷,但库管委后岩村贝荣富的家却显得格外热闹,在乐器的伴奏下,越剧名剧《梁山伯与祝英台》中的经典唱段《十八相送》娓娓动听。村民们不禁夸奖道:“看这两姐妹,唱起越剧来还是那么棒!”

      

      村民口中的两姐妹,就是贝荣富的两个女儿,大女儿叫贝爱珠,小女儿叫贝爱玲。在村里,姐妹俩的嗓音可是出了名的。不仅如此,父亲贝荣富擅长伴奏,母亲方灵芝早年也演过戏,一家人可谓痴迷越剧,才艺出众。
      尽管没穿戏服,姐妹俩举手投足间依然柔美动人,开步、转身,尽显畅怀情态。在表演中,她们把越剧唱得声情并茂、婉转华丽。一旁,贝荣富拉着二胡,方灵芝跟着轻声哼唱,村民跟着也加入进来,拿出弦琴弹拨着,一曲《十八相送》就这样荡漾开来。“说起一家人和越剧的缘分,那就不得不提当年红红火火的后岩越剧团。”贝荣富回忆道,村里唱越剧的历史由来已久,那时几乎家家户户都会唱曲。出于对越剧的喜爱,大家聚在一起,成立了越剧团。孩子们耳濡目染,也被浓厚的越剧氛围所吸引,竞相看演出,听戏曲,学着唱。两个女儿都加入剧团参与过演出。
      听着父亲的回忆,小女儿贝爱玲仿佛也回到了童年:“那年我和姐姐大概十二三岁,每次村里有表演,就抢着去看。因为喜欢,在台下听听看看,学得特别快。后来我们两人先跑龙套,接着正式登台演出。每年春节是最忙的时候,不少外县的人邀请我们剧团去表演。”忙碌的童年,是贝爱玲最难舍难忘的时光。在她的相册里,还珍藏着几张老照片。“这是1996年演《香罗带》时拍的,还有这张是专门演媒婆留下的……”贝爱玲用手指点着。照片上的她穿着戏服,神情专注,颇具韵味。“那时候就像着了魔一样,就是喜欢演戏,一直演到二十几岁。姐姐后来因为工作的关系离开了剧团,不过她在厂里也是文艺活跃分子。” 说着,她留下了银铃般的笑声。姐姐贝爱珠接过了话茬:“小时候的经历记忆犹新,凭借一副好嗓子,我还考进杭州越剧二团呢。”
      如今,由于工作等原因,和越剧的接触没有以往那么紧密,尽管如此,姐妹俩对它的热爱未曾改变。贝爱珠说,且不说女扮男装演员扮相的俊美,也不说越剧的表演细腻朴实、真切感人,单说唱腔就够让人着迷了。她喜欢吕派唱腔,妹妹则喜欢戚派唱腔。在她们家中,有关越剧的CD有一大叠,平日里打开电视机第一个关注的频道便是戏曲频道,闲暇时唱卡拉OK,也必唱越剧。“越剧已经成为生活的一部分,有时候边做家务活嘴里也会情不自禁地哼唱起来。”姐妹俩不约而同地道出了对越剧的钟爱。
      早年曾演过戏的母亲方灵芝,听女儿的一番介绍,眼睛也放出光来:“我就是喜欢越剧,只是唱不好,今天早上刚看了越剧《蝴蝶梦》。家里的碟片堆了不少,就是耐听,就算跟着哼也是种享受,这不就是自娱自乐嘛。”方灵芝的脸上漾满了笑意。
      阳光照进了农家,正如笑容一样灿烂。贝荣富一家依然越音流丽,婉转回荡。
      记者手记:越剧对于后岩村的村民来说,既是历史的记载,也是文化的传承。村越剧团奔波演出的火红时光虽然已成过往,但是后岩村人始终对越剧有着执着的热爱。贝荣富一家听越剧、唱越剧现今已成为生活的一部分。在他们身上,更看到了对健康、文明生活的追求。可喜的是,这样的家庭在后岩村还有不少。村里为了给村民提供一个广阔的舞台,现在正在抓紧建造戏台。相信后岩人的文化生活会在侬软的越韵中越过越有滋味。

公司介绍 - 客服中心 - 联系方式 - 广告服务
Copyright © 2014 nanhua.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