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凤鸣网 > 文化 > 越音 > 正文

榕城上演“天籁越音”

发布日期:2015-05-02   来源:娱周讯

      柔美婉约的越剧与气势磅礴的交响乐碰撞会产生怎样的火花?如果提到中国音乐史上那首经典的小提琴协奏曲《梁祝》,你就会明白它们融合之后的美妙。一台越剧与交响乐融合的李敏越剧专场在福建大剧院上演。

敢挑战,与交响乐交融


    记者:您的“天籁越音”就要在福州举办了,给我们介绍一下这台晚会的内容吧。

    李敏:这次的晚会是多年的积累,王文娟老师知道我要办这次晚会很高兴。分为四个章节:我师从王派,所以王派的经典《红楼梦》是一定要唱的,包括《葬花》《天上掉下个林妹妹》等;《江姐》是我当年摘得梅花奖的重要作品,一定要让观众好好欣赏,演唱的曲目包括《绣红旗》《红梅赞》等;而《莫愁女》是一个很美的爱情故事,是何占豪先生的作品,也是我最钟爱的作品,它曲调优美,但如今已很少人再唱了;《梁祝》则是越剧名段,是我曾参加全国明星版演出的《梁祝》,目前曲子还在赶稿中,至于最终呈现在观众面前是怎样的一种效果,我也很好奇,和观众一起拭目以待吧。

    记者:您是怎么想到要将越剧与交响乐进行融合的?

    李敏:我在福州太少演出了,有观众问我“‘团儿’(粉丝对李敏的称呼)是不是变懒了?一年又快过去了,也没有大戏推出。”然后,一个偶然的机会,与福建交响乐团的人聊天,就一拍即合了,后来这个想法得到了团里和文化厅领导的支持。

    记者:这是越剧与交响乐融合之后的首场越剧演员专场吗?

    李敏:好像是。这台晚会对我来说,一是积累,二是尝试,三是挑战。

怕非议,也得跨越创新

    记者:中国戏曲和西洋乐器如何结合?

    李敏:越剧的唱腔就在那里啊。我曾唱过《葬花》和《莫愁女》,已经让福州的观众感受到了中国戏曲和西洋乐器的融合。用交响乐伴奏并不是说越剧里传统的鼓板和胡琴等乐器全部不要了,唱《红楼梦》时,我还得用组合鼓板来表现“悲”呀。晚会的人员配制也都在重新安排中,布景、服装都会有变化的,服装老师就提出,服装既要有人物感、要有超越,又要有晚会的形式,其实我自己也很好奇。

    记者:传统戏曲和现代艺术的表现手法进行融合,是为了在不丢失传统观众的情况下,吸引年轻的观众吗?

    李敏:这也是此次晚会的另一层意义。越剧是我们的国宝,希望越剧能登上更高的殿堂,但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做到极致完美,我不敢说大话,因为观众的反映才是最真实的。别的演员也可以尝试,相信各个名家都会唱得更好。

    记者:怕非议吗?

    李敏:怕,谁不怕呀。但不能为了怕非议就不敢跨越和创新,就停在原地呀,不尝试永远不知道,永远是老样子。我只能尽力,通过声音塑造人物,通过唱段表现情绪,蛮有挑战的。这次的演出算是一次小总结,一次汇报吧,回报领导和观众这些年来对自己的栽培。

    记者:演员在前边唱戏,交响乐的演奏者也在台上,会不会分散观众的注意力?

    李敏:我觉得越剧与交响乐的融合应该是一种交相辉映的关系,观众一会看戏一会看演奏很正常,主要看驾驭能力了,如果我没拿捏好,就会被交响乐“吃”掉,希望这是一次成功的合作。

    记者:王文娟老师会来吗?

    李敏:不会,太远了,老师年龄大了,身体也不是很好,我不忍心让她长途奔波。

入戏深,爱上戏中自己

    记者:入戏太深会爱上戏中的自己,您会吗?

    李敏:一度会啊,现在出入自如了。我在越剧中演的都是多愁善感的人儿,如果生活中也这样,那还不整出“精神病”来呀?生活里我是个乐观的人,相处时会尽量带动大家开开心心的。当然,偶尔也会有不开心的时候,但我会去调整。

    记者:我们都知道,王派和尹派你都掌握了,以后你会不会有融合?

    李敏:尹派是客串的,我是在尹派的环境里长大的,唱腔都留在脑子里呢,不过现在没有碰了。有人说过我的唱腔不是“纯”王派,其实老师也曾允许我根据自己的嗓子唱,在王派的基础上,有点我自己的感觉。

    记者:你演过林黛玉、林默娘、唐婉这样的古代人物,也塑造了江姐这样的现代人物,这么多角色,你觉得哪个最成功?

    李敏:目前没有最成功的,希望未来会有,唐婉花了很多心思;江姐是黎中信老师根据我的嗓子来写的,有自己的特色,他们说我的扮相蛮像江姐的,但我还是觉得有那么一点点遗憾。回味每个戏,在创作角色时都曾付出很多心血,困惑、迷茫、难关都是必经的。每次演出我也很忐忑,心里要有定力,毕竟观众对你的期待值是不一样的,所以压力很大。

追梦人,一唱就是30年

    记者:这条路这么艰辛,有没有想过要放弃?像何赛飞、陶慧敏那样转到影视这块?

    李敏:放弃的念头曾经有想过,但影视这块没尝试过,唱歌倒是有很多机会。之前,很多福州人说我是唱歌的不是唱戏的(笑),但那也是条很艰辛的路啊。曾经在剧团不景气时我想过改行,后来领导重视了,重新坚定了我继续唱戏的想法,就这样,我在这一方舞台上一唱就是30年。我感觉,这儿就是我追求梦想的地方。只要有这一方舞台,我就尽量去展示,如果哪天没有了,那就随遇而安吧。

    记者:全国各地都有你的粉丝,这次听说你要举办专场,有网友在网上留言说“死了都要爬去”,你想对他们说什么?

    李敏:真的吗?没想到!真没想到!我真的很感动,作为一个演员得到这样的支持很满足了。我很抱歉这次一直到现在才发布要开晚会的消息,这次时间真的很赶,11月25日才开始排练。从内心深处来说,我只能认真唱好,塑造好每一个人物的形象。

    记者:你会把这些传给女儿吗?

    李敏:不会,她没有这个天赋,她喜欢现代歌曲。唱越剧需要很好的天赋,如果没有或仅仅是有一点天赋就千万别入行,这行太苦了,不愿让她承受。我的天赋也不是太好,其中的苦乐只有自己知道。所以从小我就很少让她来看我演出,现在她的功课也很紧。

    记者:您看起来还是那么年轻,平时是怎么保养的?

    李敏:保养?没有啊,我晚上睡得迟,还常常睡不着,但我会补觉。如果说有的话,那就是多喝茶,红茶、岩茶、普洱茶我都喝。平时我不化妆,然后就是补水,一遍不够就两遍,再不够就三遍,随身带着补水的,觉得干了就喷两下。还有就是不开心的事尽量说出来,尽量不过夜。 

  

 


公司介绍 - 客服中心 - 联系方式 - 广告服务
Copyright © 2014 nanhua.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