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凤鸣网 > 演出 > 专题 > 正文

越剧舞台的“守书人”

发布日期:2015-04-28   来源:

    (导游:各位请跟着我往里走,现在我们来到了天一街22号,这里就是亚洲最古老的私人藏书楼——天一阁。天一阁创建于明朝嘉靖四十年,这里是明代兵部右侍郎范钦的藏书,1982年被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虚拟范容:岁岁年年啊,门外的风声雨声,只有他们知晓我这藏书楼里守

书人的寂寞心情。我伸个懒腰,才发现短短一夜,窗外竹子已高到窗楣!在这样的天气,我时常出神地望着窗外,江南的气味遥远得似在天边。我想走出去,看看妩媚的江南,看看蝴蝶绕着花朵,但是我不能走,我不能丢也丢不下这书楼里的书!书是我的命,是我祖祖辈辈的灵魂……)

(《藏书之家》主题曲:天一生水,地六成之。宝籍拥万卷,高阁束经典。空煎满腹字,烂熟方寸间。天一生水,地六成之。命定藏书人,岁岁复年年。)

茅威涛:有一天我在读剧本,当我读到范容的妻子研墨去世的时候,我突然意识到当他失去这个女人,而这个女人是那么的深爱着这个楼,这个家,这些书的时候,突然之间打动了我的情感。我掩卷痛哭啊!这时候我才知道范容这个人物从此时已经升华了。他从妻子生存状态、生命意识,意识到原来我自己深爱这个楼、这些书的,才能够在这么艰辛的环境当中,依然做着祖先们传给他的这么一件非常艰难的承传使命。我就突然意识到,哎呀,范容守着这个楼,这些书,不就是像我今天守着越剧、守着这方舞台一样吗!我觉得我找到和这个角色特别特别通达的一个点。

    (《藏书之家》排练片段)

主持人王斌:从2001年开始,茅威涛和她的浙江小百花越剧团就不断地打磨着《藏书之家》,几易其稿,今天的演出已经焕然一新了,剧中范容对书楼的一腔执着也突现地越来越鲜明。学者余秋雨的《文化苦旅》中这样写道:“天一阁不只是一个藏书楼,它实际上已经成为一种极端艰难、又极端悲怆的文化奇迹。”舞台上的范容守着书楼,舞台下的茅威涛守着越剧,粗粗归纳,竟然发现茅威涛与范容有着惊人的共通点。

(茅:历史上我们的越剧没有被中断,由我们这样一些人在承传的时候,我认为这个价值将是无穷大的。我觉得正因为自身一种立身立德立言,那一种对自身的要求,所以我这样才能坚持下去。不被人理解的时候,我就觉得,这个东西没有办法,道不同,不相为谋嘛,那么当缺钱的时候,我就会为了改变生存或者为了凝聚更大的团队精神,想办法去改变这种环境。前几年我只是改变我自身,这五年当了团长之后,我就去改变这个团队。我们当然不能跟现在这种主流文化,比方说影视呀,歌曲啊相提并论,但是我们生活的还不算是贫穷了,我们演职员好多人都买车了。我们这个戏其实也是一种窘迫、生活的窘迫、不被人理解,然而中间也有犹豫也有怀疑也有想放弃。同时让你通过一些事件之后更坚定自己的信念,我必须这样做下去。《藏书之家》范容这个人物从感性上面他跟我真的是一个最相同的角色了。)

(《藏书之家》唱段:承祖业,择字守楼十年前,藏宝典,历尽肝胆效先贤。岁月渐逝容颜改,纸墨伴我白发添。兄长他,鸿图大志鹏程远,我这里书卷青灯方寸间。为什么,书山万仞天一阁,难再寻昔日辉煌与威严?!莫不是,祖训家规成羁绊,守株待兔已枉然?!似这般,周而复始总循环,藏藏守守已百年。百年历尽风和雨,守书人啖食瓢饮,饱尝了苦辣酸辛,苦辣酸辛!研磨她一去无音讯,山重水复路途远。不知能否得仙草?不知何日方回还?心迷乱,意缱缱,枉读圣贤!)

主持人:从艺20余年,越剧已经成为茅威涛生命中不可分割的重要组成部分。说起越剧目前的困境和自身的心灵感受,茅威涛用“寂寞的坚守,艰辛的守望,痛苦并快乐着”来评价和概括。确实,在越剧传统与现代表现形式的接续中,茅威涛走了一条寂寞而艰辛的路。但也正如她所说的,在艰辛而寂寞的守望中,她也体验着越剧一次次发展的喜悦和感动。

(茅:我前几天刚从湖北荆门演出回来。作为一个地方剧种,能够在同一个地方,连演七场戏几乎是一个天方夜潭!但是可能这个信息告诉我,随着社会发展到一定程度、一定阶段的时候,人们又可能返朴归真了,他要寻找一种精神的祈求,一种精神的家园,也许人们会在剧场里找到这种感觉。或者说事物都有抛物线的时候,他大概正从低谷往上走了。所以我常常不断给自己提问题,因为同时又否定自己,然后再坚守下去。正好小百花这二十年处在改革开放发展一个社会大格局变化的历程当中,对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剧种、小剧团来说,就像把你扔在一个浪尖上一样,随风折腾你,这个时候,假如你有方向、有勇气,你自己坚信我们能够冲过这个浪尖的,我相信能够走过去!但是这一路确实经过了寂寞艰守,艰辛守望的过程,同时这个过程带给了我们很多很多快乐。)

 

    (《藏书之家》唱段:曾记否?曾记否迎亲无人揭盖头,你独对花烛泪不流。解书释卷南窗下,一心遥寄到书楼。)

主持人:20世纪90年代,随着社会和文化的剧烈转型,传统文艺形式普遍遭遇到寒流,越剧也不能幸免。在大量的越剧演员转行成风的情况下,茅威涛没有选择逃避。拥有许多机会和条件的茅威涛依然选择了坚守。最艰苦的时候,她甚至说过“就是吃咸菜也要把戏唱下去”的话来明志。越剧正是因为经历了不断的变革,才从农村走到了城市。在传统越剧形式遭到冷遇的环境下,茅威涛义无反顾地扛起了越剧传承的大旗,坚持越剧的改革和创新,同时也承受着各界的争议乃至指责。但在她看来,这些都是一个艺术工作者所应该具备和遵循的职业道德。

(茅:你要符合今天的观众的需求,但不能去迎合观众。因为任何一门艺术,当你去迎合的时候,它会越来越走向衰亡。只有你去引导他们、培育他们的时候,你才会有新鲜的生命力。我曾经给自己算过一笔帐,我正好从艺二十五周年,平均一年有一百场演出,每场一千个观众计算,我二十五年观众正好两百五十万,这个观众对我来说太少太少了!今天一集电视剧播出去,将是几亿的观众!就像濮存昕说的,舞台演员就是割麦人,好象麦子一样看不到头,但是我们必须一棵棵割过去。我做的就是这样的事情,这种艰辛的承传。范容的守书楼,他含有一种更大意义上的艰辛,所以从这一点我觉得我并不孤独,并不是我一个人在做割麦人,其实有很多人和我在一起!)

主持人:确实,把自己比喻为“割麦人”的茅威涛并不孤独,在她坚持的背后还有一个人也在默默地支持着她,那就是她的丈夫郭小男。

 

(茅:我觉得就是郭导对我来说,是一个非常志同道合的合作伙伴,换句话说,郭导在帮助着我,实现着我的艺术理想。第一次和他合作的时候,我们想创作一个《兰陵王》,郭导就说,他希望我通过一个带面具的角色,把原来那个观众痴迷的那张脸没有了,你还有没有能力去驾驭这一角色?我当时听完这话,就觉得这正是我所祈求的,我希望超越我自身。有次我们开玩笑:“如果没有你好的创意,如果没有你帮助着我做这些,我真的无法去实现我自己的理想!”从生活上来说,郭导大概是最能懂得我的一个人吧!他知道我,比方在金鹰奖当中谈到,“她为越剧一身伤痛”。我相信他指的伤痛,不仅仅是肉体上的伤痛,他还指的是承载着这种精神压力、心理压力等等,包括不被人理解和孤寂。有些时候,我也会被非常世俗的东西所诱惑,有时候,为了给自己赚点零花钱,“走穴”我也会有想去,“也给自己赚点小外快吧”。郭导说:“不去了,太累了,你就休息吧!”我就特别特别感激他!他只是希望我调整好自己,希望我不要太累。用他的话来说,今天少做是为了明天多做,今天多做是为了明天少做,他说你让你自己的艺术生命延长些!所以工作上和生活上一直挺支持我,同时给我很多帮助!人家问:“茅威涛你是什么样的妻子?”我说:“我是一个可以为丈夫挤好牙膏的妻子。”)

(《藏书之家》唱段:藏书人,一跪求书双泪流,尘埃定,万般滋味涌心头。天一阁,历尽艰辛藏珍卷,多少代,穷经皓首护书楼。百年来,父子传承寂寞中,百年来,儿孙陋巷清贫守。百年来,天地正气在心胸,百年来,千秋文脉不绝楼。谁曾想,万般劳楚尚不足,今日里,膝下黄金把书求。藏书人,二跪求书显忠诚。扪心问,苦中作乐何所求?饥藏书,一字一句且为肉;寒藏书,一张一页但为裘。孤藏书,一册一卷援为友;忧藏书,一藉一典解以愁。喜藏书,一匣一箱但为宝;乐藏书,一楼一阁且风流!感天动地泣鬼神!无所憾,膝下黄金把书求。藏书人,三跪求书展心怀,求《焚书》,真知箴言传永久!天降任于斯,怎能不承受?珍卷愧失传,万代罪名留!祖先若追问,扪心怎启口?子孙若追问,无言可遮羞?日月若追问,何颜世上走?天地君亲若追问,訇然毁塌百年楼!范容荣辱早悟透,只求双书重聚首,满天清辉作答酬,日月鉴,膝下黄金把书求!)

主持人:《藏书之家》的演出计划已经排到了明年,舞台上的范容依然要为越剧观众讲述着自己“岁岁复年年”藏书守书的故事,而茅威涛也将继续与她扮演的角色一起,伴随着她的越剧 “寂寞的坚守,艰辛的守望,痛苦并快乐着”,这是茅威涛的心语,也是她的期盼。

(《藏书之家》唱段:天一生水,地六成之。宝籍拥万卷,高阁束经典。空煎满腹字,烂熟方寸间。清贫不失志,肝胆照先贤。一句一慷慨,书罢乾坤现。)

(茅:曾经有人说,小百花发展到后期,小百花和茅威涛划上等号了。作为我自身,我无须去说这样的话,也许就像当年的梅兰芳代表着中国京剧,中国京剧也成全了梅兰芳。我依然会这样做下去,尽管会做的很累,做的很难。这个受众体非常局限,非常小,但是我乐此不疲。我依然会做下去。)

(《藏书之家》唱段:天一生水,地六成之。宝籍拥万卷,高阁束经典。空煎满腹字,烂熟方寸间。清贫不失志,肝胆照先贤。一句一慷慨,书罢乾坤现。)

本届目荣获“中国广播影视大奖”,文字提供: 王斌
公司介绍 - 客服中心 - 联系方式 - 广告服务
Copyright © 2014 nanhua.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