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凤鸣网 > 剧目 > 剧本 > 正文

戾太子

发布日期:2015-01-13   来源:孙雅文

戾太子
主要人物:太子刘据 汉武帝 卫皇后 太子妃史良娣 少傅石德 江充 苏文 丞相刘屈髦 侍婢小鸾 黄门官常融
第一场
地点:太子宫
太子临窗而立,太子妃史良娣上。
史:(白)殿下,夜已深了,早些安歇吧!
据:{长叹一声}
(唱)东宫月华朝复夕,
   劳卿相伴长相依。
   心头烦闷解无由,
   愁怀未遣难安寝。
   夫人且自安睡去,
   须防夜寒侵玉体。
史:(白)殿下究竟为了何事?妾身愿分忧一二!
据:夫人啊!
(唱)今日朝上议国事,
   父皇他,欲向匈奴驱铁骑。
史:(白)发兵匈奴?
据:(唱)数年来,兴兵拓土征蛮夷,
     全不顾,劳民伤财耗国力。
     需知道,安居乐业民为本,
     父皇他,却穷兵黩武不停息!
     叹只叹,征兵又多离丧苦,
     税赋如山更相逼!
     可恨恶吏吞民脂,
     汉室子民失所依。
     我代民陈情谏父王,
     只望他,解民疾苦把战事息。
     怎奈是,忠言逆耳不纳谏,
     反惹父皇生怒气!
     边兵频发中土疲,
     百姓是,空逢盛世又何益!
史:(唱)殿下你,胸怀天下众黎民,
     常把那,民生疾苦心头系。
     劝殿下,不必为此添忧虑,
     父责子受亦常理。
     从来知子莫若父,
     父皇总知儿孝悌。
     劝殿下,宽心释怀早安睡,
     再谏良言待时机。
据:(白)多谢夫人劝解!
  {扶太子妃下,幕落}
     
 
第二场
地点:未央宫
{卫皇后抱病在榻,宫婢端药上}
婢:娘娘,该吃药了。
后:放在一旁!
{太子上}
据:儿臣参见母后!
后:据儿,快快起来。{疼爱地,执手相望}
据:儿臣闻听母后凤体欠安,如今可大好了?
婢:娘娘还没有吃药呢!{示意药盅}
据:母后,让儿臣亲侍药汤!{亲尝药汤,端与卫皇后,后欣然饮下}
后:(白)据儿,母后闻说你在博望苑内勤学政务,广纳良士,朝堂上下,无不赞儿敦重仁厚,德才兼备!我心中甚慰,也不枉你父皇一片爱子之心,栽培之意!
据:(白)母后!
 (唱)自幼父皇多垂爱,
膝下承欢廿余载。
嘻笑悲啼不离怀,
牵衣拽手常相随。
儿臣已行加冠礼,
用功上进理应该。
父皇亲赐博望苑,
殷殷之意盼儿成材!
儿只愿,父皇母后永康泰,
天伦永叙不分开!
侍卫:皇上驾到!
{众人起迎}
后:参见陛下。
据:儿臣叩见父皇!
武帝:梓童,寡人近日国事繁忙,倒冷落了你。
后:陛下说哪里话来,一国之君,自当以国事为重,妾身怎敢劳君惦念!陛下朝务劳顿,让臣妾备下家宴,你们父子小酌几杯,叙些家常,可好?
武帝:就依梓童。
后:来呀,备宴!
{武帝入座时,觉不适,以手扶额,太子趋步上前急忙搀扶}
据:父皇!
武帝:寡人近日多梦,头昏体乏,皇儿,父皇可是老了么?
据:父皇!
  (唱)央央大汉国事重,
     父皇是,殚精竭虑理万宗。
     忍看你,银霜偷染两鬓白,
     孩儿我,未能分忧愧满胸!
     求父皇,常开颜,龙体珍重,
     儿自当,承膝下,恪尽孝忠!
后:陛下,
  (唱)皇儿自幼多孝悌,
     你父子相亲爱无比。
     喜见他,儿如君父少年时,
     气宇轩昂神采飞。
     雏鹰欲待翔万里,
     还需你君父多磨励。
武帝{笑携太子之手}
   皇儿啊!
   (唱)我儿孝义孤心慰,
      不枉数年苦栽培。
      父王创业非容易,
      社稷恢宏守也艰。
      孤要儿,勤学国策在博望苑内,
      广交天下贤良才。
      孤要儿,聚服民心众望归,
      朝野民间立名威。
      我大汉江山儿承继,
      父皇要,扶儿步步上金阶。
据:(白)父皇处处为儿着想,儿臣也无时不为父皇担忧,为我汉室基业担忧!
武帝:我大汉惶惶功业,如日中天,我儿哪来这许多的担忧呢?
据:(白)父皇啊
  (唱)昨日在朝堂议国事,
     父责孩儿胸无志。
     儿臣不为自身辩,
     为万民,莫向匈奴急挥师。
     那匈奴早已大势去,
     我中土,连年征战国力驰。
     举国疲惫待休养,
     理应该,效先祖,无为而治息战事。
     养精蓄锐安万民,
     再起雄兵不为迟。
武帝:(唱)九州列土汉家治,
     岂容匈奴不服输。
     数年来,驱驰天下扫敌虏,
     儿方能,安守江山享盛世。
据:(唱)强土之争犹可止,
     民心溃散现危疑。
     连年战事国力虚,
     徭赋沉重民怨起。
     酷吏敛财似虎狼,
     百姓十有九日饥。
     国之富强民为本,
     民生凋敝祸患起。
     愿父皇,再思忖,重商国计,
     收强兵,免徭役,休养生息!
武帝:(白)皇儿,发兵匈奴之事,孤意已决,不必多言!寡人已命江充筹备军需粮晌。
据:(白)江充?哼!那江充便是个敛财的行家!
武帝:{不悦}嗯?
后:{见武帝不悦,示意太子不要多言}
  (白)今日乃是家宴,你父子莫论国事!
据:{不顾卫皇后示意,执意进言}
  (白)父皇,朝廷战事不息,民不聊生啊!父皇切不可好大喜功,而使百姓怨愤,农桑失所依啊!
武帝:{怒}
   (白)放肆!
{太子忙跪于地,俯首不敢再言}
后:(白)陛下息怒!据儿素来率性耿直,出言无忌,求陛下莫与小孩儿一般见识!
{转身责备太子}据儿,你不该出言无状,顶撞父皇!
据:我……..儿臣知错…
{此时,宫人禀报}
宫人:启奏陛下,钩弋宫差人来报,小殿下突发热症,请陛下速往!
武帝:哦?{关切}
   来呀,摆驾钩弋宫。
{皇后躬身送,怅然望武帝离去的身影,转身扶起太子}
后:据儿啊,
(唱)你率性直言太卤莽,
   不该将父皇来顶撞。
   你父皇虽然疼爱你,
   这君臣的名分也需思量。
   自从你舅父一病亡,
   君恩日薄似夕阳。
   我儿敦厚少城府,
   须知这,宫闱之间藏虎狼。
   出言字字忖,切莫忤君王。
   君心一旦失,祸患起萧墙。
   东宫从来是万矢地,
   据儿啊,你要步步思量处处防!
{太子闻言,怅然若失..幕落}
 
第三场
地点:建章宫
{主场景在幕后,幕前有一段情节}
{江充踱步上,宦官苏文迎上前}
苏文:江大人,陛下不在宫内。
江充:哦?
苏文:陛下近来日日去往钩弋宫。
江充:钩弋宫?
   (唱)自从那赵姬入宫来,
      三千佳丽失宠爱。
      何况又产下小皇子,
      陛下他,爱乌及乌更钟爱。
      他曾把幼子比帝尧,
      话外之音耐寻味。
      那东宫与我素不和,
      老皇归天时,只怕灭顶大祸来。
      先下手为强,及早把大树栽。
      因风暗使舵,机关巧安排。
{苏文上前耳语,阴险地}
苏文:江大人,太子前日去未央宫,数个时辰未出……..
江充:哦?{若有所思}{招苏文附耳密语}{二人下,后面幕起}
{武帝倚在龙椅上,身体不适地}
武帝:(唱)想孤王,励精图志数十载,
     建功业,驱驰四方基业开。
     俯看前朝傲后世,
     惶惶功业不可追。
     家国天下需承继,
     只望儿孙如父辈。
     据儿虽然性文弱,
     却也是,忠孝仁厚有口碑。
     只为征讨匈奴事,
     父子相左难释怀。
     治国原非一日功,
     召儿来,膝前耐心将儿诲。
   (白)来呀,{苏文上}
      召太子来见!
苏文:是!{欲走下,又返回}
   陛下,奴才有一事,不知当讲不当讲!
武帝:休要吞吞吐吐,只管讲来!
苏文:奴才听宫人们纷纷传说,前日太子殿下在未央宫彻夜未归,与宫婢们….{上前对武帝耳语,武帝色变,怒}
武帝:大胆!竟敢毁谤太子!
苏文:{急跪伏于地}陛下息怒,奴才也是听宫人们说的….啊…黄门官常融是亲眼看见的呀!
武帝:速召太子!
苏文:是!{下}
武帝:传黄门官常融!
宫人:传黄门官常融!
{常融上,与下场的苏文互相会意}
常融:奴才叩见陛下!
武帝:孤来问你,前日可看见太子在未央宫一宿方回?
常融:回禀陛下,太子殿下在未央宫确实彻夜未出,还与宫婢们…
武帝:{打断}退在一旁!
{苏文上}
苏文:启禀陛下,太子殿到!
据:儿臣参见父皇!儿臣不知父王龙体抱恙,请安来迟,还乞父皇恕罪!
武帝:皇儿可去探望过你母后?
据:孩儿前日去来。
武帝:(唱)未央探母儿几时回?
据:(唱)母子们,叙谈忘情日暮归。
武帝:(唱)儿在未央谁侍奉?
据:{不解地}(唱)自有宫娥奴婢辈。
武帝:(白)日暮而归?
据:(白)日暮而归!
武帝:(白)大胆常融,诽谤太子,该当何罪!
(苏文见势不妙,偷下,常融慌张伏地)
常融:啊呀陛下,太子彻夜未出未央宫,次日方回,太子还与宫婢们.....有说有笑,这些宫人们都看见的呀…
{太子惊怒,上前踢翻常融,此时武帝拂袖不悦}
据:(白)你!大胆常融,受人指使,竟敢毁谤本宫,父皇,儿臣岂会行此不轨之事,小人心怀叵测,毁我东宫名誉,不可姑息,就当立斩宫门!
常融:啊呀陛下,太子殿下自有皇后庇护,奴才岂敢无中生有,难道奴才不要命了吗!只因奴才忠于陛下,对陛下不敢有半句虚言,才会冒死说出实情,求陛下明鉴啊!
据:父皇啊!
  (唱)小人谗言实虚妄,
     他竟敢,父皇面前把儿中伤。
     儿臣从无不轨事,
     何来夜宿在未央。
     彻夜未归谁得见,
     父皇啊,这其中情由需辩端详。
     儿受冤屈不足论,
     累及母后蒙毁谤。
     今日里,不斩恶奴气难平,
     求父皇,速惩奸佞正朝纲!
  (白)父皇,母后宫中人人可为儿臣做证。
常融:啊呀陛下,皇后宫中的人,自然会为太子说话,奴才一片忠心,对陛下不敢有半字欺哄,求陛下明鉴!{偷眼看苏文,苏文躲在殿角,拂袖下}
武帝:{思忖半晌}
   (白)大胆常融,毁谤东宫,来呀,推出去,斩!
{此时苏文随江充上}
常融:陛下饶命,陛下饶命啊,江大人,江大人救我!
{江充拂袖不理,苏文在一旁:还不快拉下去!}
{江充进殿,太子怒视,武帝暗暗审视太子,幕落}    
 
 
第四场
地点:建章宫
{幕前,江充与苏文对话}
苏文:大人,近日太子数次求见皇上,皇上都托病未见。
江充:哦?哼哼,那钩弋夫人日益得宠,陛下对小殿下更是钟爱万分,还常说,这个儿子最象他,我看那东宫…哼哼!
   (唱)常言道,背靠大树好乘凉,
      你我要,审时度势探风向。
      那东宫视我为眼中钉,
      一旦登基我要遭殃。
      为除后患保显贵,
      早与赵姬常来往。
      保得她儿登皇位,
      方能富贵永安享!
{灯光暗下,江苏退场}
{幕起,武帝在宫中烦燥踱步}
武帝:(唱)连日来,病卧建章宫,
     神思恍惚头昏沉。
     夜夜神鬼频入梦,
     魑魅魍魉欺龙身。
     玉液琼浆咽不下,
     金果银丹更难吞。
     坐卧不宁难宽解,
     还召江充入宫门。
江充:(白)臣江充叩见陛下!
武帝:平身!江充,寡人命你延请有道方士与孤解梦驱邪,办的怎样了?  
江充:这个…….启禀陛下,微臣万死不敢怠慢,陛下之梦已解,只是……臣不敢讲。
武帝:恕你无罪,讲!
江充:陛下!
   (唱)陛下龙体不安宁,
      微臣是,忧心忡忡茶饭无思。
      遍访天下有道人,
      为君分忧苦不辞。
      苍天不负微臣愿,
      蓬莱山,觅仙踪,访得高士。
      他已为陛下解惊梦,
      作孽原是一女子!
武帝:(白)女子?
江充:(唱)东南方,有妖邪,命克真龙,
      佩宝镜,挟龙裔,毒蛊暗施。
      高士说,此妖倘若不伏法,
      陛下是,夜夜惊魂永无止!
      此妖日日缠龙裔,
      欲伤龙脉祸乱盛世。
武帝:(白)啊!果有妖邪!?江充,你既知有此妖孽,为何不速速查找捉拿!
江充:未得陛下旨意,臣不敢轻举妄动,何况……
武帝:怎样?
江充:{跪地}还求陛下恕臣死罪,臣才敢直言其详。
武帝:恕你无罪!
江充:(唱)这弄蛊之巫非旁人,
      正是东宫太子妃!
武帝:(白)江充,你大胆!
江充:(白)臣为陛下汉室江山,就是拼上性命,也要冒死直谏,陛下!
武帝:讲下去!
江充:陛下啊!
   (唱)东宫太子妃,祖传有宝镜。
      入宫随身佩,宫人皆知情。
      我暗遣宫人细查勘,
      三更时,东宫频传巫咒声。
      本欲搜宫探根源,
      却又恐,太子殿下不容情!
武帝:(唱)听他言,暗沉吟,迷雾锁宫苑,
     夜惊梦,魂不定,难解疑团。
     宫闱内,阴风起,祸水涌动,
     弄巫蛊,施诅咒,是假是真?
     据儿从来秉忠孝,
     君臣父子总情深。
     不会行此忤逆事,
     自毁锦秀好前程。
     莫非是女祸起萧墙,
     皇儿他,未曾提防枕边人。
     变幻莫测宫闱事,
     也难料,居心叵测有其人!
江充:(白)陛下英明,需速下决断,搜查东宫!
武帝:东宫之事,应由太子亲自查问,来呀,宣太子来见!
苏文:这…启禀陛下,奴才不敢前往。
武帝:大胆奴才,你敢抗旨不成!
苏文:奴才万死!只因前日奴才见陛下彻夜安睡不稳,心急如焚,斗胆前去博望苑求太子殿下前来慰问,却见太子与门客们宴歌正欢,太子本就看奴才这样的人不顺眼,不容奴才说完,便将奴才赶了出来!
江充:臣听闻太子殿下在博望苑今日一大宴,明日一小宴,与门客们恣意指点国策,他们还对陛下“算缗”“告缗”之策颇有微辞…
武帝:{抬手示意江充闭口}
武帝:(唱)皇儿久居东宫主,
     莫非他,心中早已觑皇位。
     博望苑内结私党,
     巫蛊迷心忠孝违。
{江充在一旁察颜观色}
江充:陛下!
武帝:传旨,搜查东宫!
江充:陛下,只怕太子必来纠缠,陛下龙体欠安,不如暂移驾甘泉宫休养。臣自当肝脑涂地,为陛下肃清巫蛊,保汉室永昌!
武帝:着钩弋夫人随驾甘泉宫。
{江充与苏文对视奸笑}幕落    
  
 
第五场
地点:东宫
合唱:腥风血雨暗绸缪,
   霎时浪卷太平舟。
   掘地三尺搜桐蛊,
   东宫狼藉遍地愁。
{太子急匆匆从博望苑赶回}
据:(唱)闻恶噩,晴天霹雳心胆惊,
    急回东宫不留停。
    汗淋淋,气咻咻,步乱神恍,
    风声唳,云压顶,怒恨难平!
    奸人搜拣东宫苑,
    圣旨无端降无情!
{至东宫,太子妃瘫坐在地,四周宫婢跪伏垂泪,江充得意洋洋站立一旁}
史:(哭)殿下!
据:夫人!
江充:江充见过殿下!
据:江充,你好大胆!竟敢无端搜我东宫!
江充:殿下,下官乃是奉旨而行!
据:圣旨何在?
江充:{高举圣旨}
{太子夺过圣旨看过后,怒掷于地}
据:哼,江充!
  (唱)你君前搬弄是与非,
     兴风作浪把东宫欺。
     妄谈巫蛊假天意,
     分明是,借刀杀人除异己!
江充:(唱)下官身份实卑微,
     怎敢斗胆把殿下欺。
     巫蛊做孽侵圣体,
     奉旨搜宫解悬疑。
据:(唱)方士玄说惑君心,
    你是借蛊弄权暗施毒计!
    何来妖邪侵圣体,
    兴风浪,布玄机,害民误国便是你!
江充:(唱)殿下且把雷霆息,
     下官是,奉旨而行情不得已。
     陛下笃信仙家语,
     那蓬莱方士泄天机。
     妖孽便是佩镜人,
     八字正合史良娣!
     殿下若是秉忠孝,
     只好割舍好夫妻!
据:(怒白)住口!
  (唱)你狼子之心人昭昭,
     不由我,一腔怒火冲九霄!{趋步上前,捉住江充手臂}
     你本是,卖主求荣一恶奴,
     谄媚父皇得君宠。
     结党营私养酷吏,
     万民切齿不敢告。
     阳奉阴违欺君王,
     陷害忠良罪滔滔。
     从来是,天不藏奸法网恢,
     善恶到头终须报。
     今日里,我替天行道将贼诛,
     一剑送你赴阴曹!
{太子妃扑上去拦阻}
史:殿下,不可卤莽!
江充:哼哼,下官乃是奉旨而来,殿下举剑便杀,莫非有谋反之意?!
{太子推开江充}
宫人向江充禀报:禀大人,在东宫后园地下掘出桐人数只!
据:你!
江充:{得意地}太子殿下,如今赃证俱在,下官奉旨行事,也难循私,还请太子殿下忍痛割爱,大义灭亲!
{宫人欲带走太子妃,太子相护}
据:谁敢!
史:殿下!
{太子欲再次仗剑相抗}
史:殿下,
  (唱)不可啊---
          劝殿下,宝剑休要轻出鞘,
          抗旨又加罪一条。
          顷刻间,大祸临头风云变,
          东宫霎时成危巢。
          妾身我,一人含冤不足道,
          殿下啊,你要速定主张把东宫保!
{转向江充}
史:(白)江大人,容我与太子殿下一别。
{众人下,太子妃取下随身宝镜}
史:殿下!
据:夫下!
史:(唱)祖传宝镜本吉祥,
       奸人毁谤反成赃。
       今将宝镜赠殿下,
据:(唱)劳卿相赠我永珍藏!
史:(唱)记得当年初入宫,
       燕投新巢多徬徨。
据:(唱)你是一双明眸怯怯望,
        朱唇欲启话不讲。
史:(唱)闺中久闻君名望,
        暗喜此身许贤良。
据:(唱)那夜月圆如宝镜,
        月下镜中影成双。
史:(唱)原以为,与君此生鸳梦长,
       从此弱柳伴骄杨。
       不料想,春花难禁风雨狂,
       夫妻相守不久长。
       蓦然间大祸起萧墙,
       此一去,怕成永决隔阴阳。
据:(唱)夫人莫要话悲凉,
       字字句句断人肠。
       奸贼毒计陷东宫,
       害夫人无辜受冤枉。
       料父皇,被人蒙蔽不知情,
       刘据我,要君父驾前诉冤枉!
史:(唱)殿下莫为妾逞强,
        善自珍重保安康。
        {悽然下拜}幕落
         
第六场
地点:甘泉宫外
{太子与少傅石德赶往建章宫}
据:(唱)恨奸党,黑手遮天掀恶浪,
       怨父皇,轻信馋言纵虎狼。
       雷击顶,风云突变宫闱间,
       不提防,处处暗剑将人伤!
       步匆匆,建章宫,急急驰往,
       扫阴霾,明真相,面谏父皇!
{至建章宫门,苏文拦阻}
据:(白)速去通禀,我要面见父皇!
苏文:不巧了,陛下近日龙体欠安,早已移驾甘泉宫,不在宫内!
据:啊?!父皇已移驾甘泉宫?何人随驾?
苏文:刘丞相随驾前往,钩弋夫人奉旨伴驾!
据:少傅,你速往未央宫向母后禀报,提防奸党落井下石,本宫即刻启程,去往甘泉宫求见父皇!
石德:是!
{石德与太子分头而下,苏文观望,场景转换为甘泉宫外}
合唱:一骑绝尘赴离宫,
      心急如焚马蹄匆。
{太子扬鞭而上,至宫门外}
据:烦劳公公通禀,刘据求见陛下。
宫人:启禀太子,陛下有旨,无召不得入内。
{太子情急欲闯宫,丞相刘屈髦上场}
刘:陛下手谕在此,无召擅入者,杀无赦!太子殿下莫不是要抗旨闯宫么?
据:本宫有要事求见陛下,还请丞相代为通禀!
刘:这个…待老臣进去向圣上通禀。
{太子在宫门外久不见召}
据:呀!
   (唱)那刘屈髦一去不复返,
      分明有意把我敷衍。
      与父皇,一道宫门隔万嶂,
      我纵有,满腔悲怨却告无门。
      父皇啊,你何信奸邪胜骨肉,
      你可知,那江充,步步为营将儿困!
{石德上}
石德:殿下,大事不好!
据:少傅,怎么?
石德:(唱)那江充贼,一路搜蛊势汹汹,
         颠倒黑白闹东宫。
         桐人数百强栽赃,
         只怕是,夫人危在旦夕中。
         他得知殿下奔离宫,
         狼子又将寝宫搜。
         妄称搜得一帛书,
据:(白)帛书?
石德:(唱)他说道,是殿下亲书把圣上咒诵!
据:(白)什么!你可否向母后禀告?!
石德:(唱)万岁圣旨助奸雄,
          他得寸进尺,逞凶后宫!
          一路掘蛊进未央,
          皇后她,自身难保险万重!
据:(唱)少傅声声把危情报,
       蓦然间,陷绝境,成笼中困鸟。
       恶浪惊涛打孤舟,
       失舵难向岸边靠。
       奸党撒下遮天网,
       我欲争屈直,却百口莫辩难分晓!
       欲见父皇把肺腑表,
       父皇啊,你却是宫门闭锁不容告!
       如今是,进退维谷已无路,
石德:(白)殿下,切不可效秦扶苏,重蹈覆辙,前车可鉴啊!
据:(白)也罢!
    (唱)绝处求生把雷池蹈!
       越权动兵刀出鞘,
       父皇啊,且容儿,劫后伏叩把罪告!
据:(白)少傅,与我速回宫中,打开兵库,召集东宫侍卫,分发兵器,与我共除奸党!
{二人下}幕落
     
七场
地点:未央宫
后:(唱)紫殿轩廊空荡荡,
      汉宫惊变陷危亡。
      陛下他,移居离宫伴新宠,
      轻信馋臣太荒唐!
      那江充,指鹿为马盗天意,
      信口雌黄苦栽赃。
      这宫内,人人自危惧奸党,
      叹陛下,不辩忠奸降无常。
      一时间,巫蛊桐人遍地现,
      无以自明困未央。
      昔日君宠恍如梦,
      醒来方觉彻骨凉。
宫婢:(白)娘娘,太子他回来了!
后:据儿,据儿现在哪里?
宫婢:(唱)太子他,擅开兵库取刀枪,
         博望苑内集兵将。
         宫人皆传太子反,
         流言四起人心慌。
后:(白)什么!据儿!
{灯光暗下,场景转向太子}
{太子率兵上,与江充,苏文等狭路相逢}
据:(白)江充,贼子!
    (唱)见贼子,怒满腔,
       恨不能,立诛剑下正朝纲。
       你大兴冤狱逞淫威,
       害多少,无辜之人含冤丧。
       巧设机关把圣旨诓,
       借刀杀人更凶狂。
       我替天行道清君侧,
       先斩后奏又何妨!
江充:(白)太子殿下,我是圣上亲封绣衣使者,奉旨彻查巫蛊之案,一切行事皆出㹉圣意,太子欲斩我江充,便是抗旨!何况太子无旨擅开兵库,盗用父兵,早已犯下忤逆大罪,倘万岁知道,只怕有谋反之嫌!哼哼,江充皇命在身,太子之剑只怕斩我不得!
据:江充,你!
{太子妃侍婢小鸾手捧一条白绫上场}
小鸾:(哭)太子殿下!太子妃她…
据:小鸾,夫人怎么样?
小鸾:殿下,太子妃已被赐白绫一条,自缢棭庭了!
{太子悲痛欲绝,手捧白绫,怒向江充}
据:江充逆贼,休走!
{江充见势不妙,欲逃,被太子一剑斩杀,苏文趁乱逃走。}
石德:殿下,现在不是伤心的时候,那苏文必是逃往甘泉宫,在万岁驾前搬弄是非,情势危急,殿下还是速与皇后娘娘早定对策!
据:{拭泪}速往未央宫!
幕落
 
 
第八场
地点:未央宫
据:(哭)母后!
后:据儿!{见太子剑上有血吃惊}
    据儿,你?
据:母后,江充已被孩儿斩于剑下!
后:啊!那奸党一干人呢?
据:可恨被那苏文脱逃了!
后:据儿啊!
   (唱)那江充乃是奉旨人,
       皇儿你,先斩后奏罪在先。
       私开兵库犯大忌,
       子盗父兵触君颜。
       苏文脱逃留祸患,
       只怕他,已至君前把是非搬。
       我母子,进退两难身临渊,
       皇儿啊,你速速离宫莫迟延!
据:不!
后:(唱)休任性,莫自专,
       保全儿性命,只待时机转。
       愿君王,早明真相断奇冤,
       到那时,一家骨肉再团圆。
据:(白)母后,孩儿要向父皇当面诉冤!
后:(白)我儿何以辩驳?
据:(白)儿有何辩驳不得?
后:(唱)桐人帛书成铁证,
据:(唱)蓄意栽赃可详勘。
后:(唱)东宫起兵越雷池,
据:(唱)情非得已亦容辩!
后:(唱)你须知可畏是人言,
        宫内外,太子谋反纷纷传!
据:(白)父王岂会信儿谋反?
{石德匆匆来报}
石德:娘娘,殿下,那刘屈髦已率兵逼近长乐宫外,只道是征讨叛逆,长安城内皆道太子殿下谋反!
后:石德,速保太子离宫!
据:母后!
{石德强拉太子,太子奔回,叩首拜别}
{刘屈髦率兵闯上}
刘:太子谋反,万岁龙颜大怒,降下圣旨,命我等围缫叛军,捉拿太子,娘娘,接旨!
{后跪接旨}
刘:奉天承运,皇帝召曰,
    中宫失德,致后宫巫蛊成祸,
    收回皇后玺印,思过自省,不得面君!
{卫皇后含泪谢恩}幕落

第九场
月夜荒郊
(太子独立树下,石德上)
石德:殿下!{含悲,欲言又止}
据:少傅,宫中可有消息?
石德:殿下,娘娘她…
据:怎样?
石德:万岁收回皇后玺印,娘娘不甘受辱,已自请白绫!
{太子一阵眩晕}
据:(哭)母后!父皇,你何以如此狠心绝情啊!我要见父皇,我要辩冤!
石德:殿下节哀,切莫高声!圣上已下旨四处揖捕叛党,抗捕即斩!陛下深信奸佞之言,盛怒之下,何人敢为东宫进言,又岂容太子辩白啊!
{太子绝望}
据:(唱)一轮冷月挂枯枝,
       孤影相吊悲难诉。
       可叹人世多变幻,
       祸福旦夕恍隔世。
       忍把家国齐抛闪,
       不忠不孝罪难辞。
       不解人心何以远,
       不解至亲何以疏。
       骨肉翻作陌路人,
       父不父来子不子。
       虽恨宠佞计生馋,
       更怨怼,一道宫门万重山。
       血战长安累无辜,
       一败涂地罪更深。
       到如今,妻丧母亡痛断肠,
       戴罪人,不敢高声哭亲人!
       遥对长安泪纷纷,
       此身难归欲断魂!
{太子悲声惊动探子,通风报信,带追兵至}
新安令李寿:哼,太子殿下,请吧!
{太子欲反抗,李寿举圣旨}
李寿:殿下,万岁圣旨在此,四海拘捕太子乱党,若敢抗捕,立斩不赦!殿下谋篡父位,大逆不道,万岁龙颜大怒,凡东宫门客,尽被坐诛,无一幸免!还请殿下不要为难下官,束手就擒吧!
据:父皇!{绝望自语}据罪孽深重,累人无数,父皇不愿见儿,心迹难明,儿无心犯下不忠不孝之罪,唯有一死,以明心迹!父皇,儿臣拜别!{遥向长安叩首}
据:(哭)父皇,儿臣冤枉啊!{饮剑而亡}
合唱:谗语能令骨肉离,
      荒村遗恨草木凄。        幕落
第十场
地点:建章宫
合唱:汉皇年高信宫蛊,
      妻儿蒙冤成永殇。
      壶关三老不畏死,
      直言鸣冤谏君王。
武帝:{孤单一人,身体衰弱}
      (唱)头昏昏,神荡荡,闷坐建章,
          数夜无眠黯神伤。
          壶关三老上本奏,
          冒死陈情,方知我儿实冤枉。
          巫蛊之冤已平反,
          恨孤王,误宠奸佞把子伤!
{画外音:小男童稚嫩的笑声:父皇!父皇!快来呀!父皇…}
{突然变做成年太子的哭诉:父皇,孩儿冤枉啊…}
武帝:{恍惚}
      据儿!
      (唱)还记得,稚嫩嫩小儿初学语,
          活泼泼膝下承欢愉。
          未央宫内常牵衣,
          宝座龙床由儿嬉。
          我为儿,七岁封做东宫主,
          数年来,教诲春秋文武习。
          据儿他,勤学聪敏知礼仪,
          一日日,长成皇家好子弟。
          父慈子孝情无矫,
          巫蛊迷心竟相疑。
{恍惚间,太子上}
据:(唱)竟相疑,父子恩堕仇怨起,
        甘泉咫尺从此非。
武帝:(唱)惊闻皇儿有谋反意,
          抗旨动兵起杀机。
据:(唱)儿进难见父退难辩,
        惶恐无策明心迹。
        恕儿苍黄弄父兵,
        怎敢抗父违孝悌!
武帝:(唱)伤儿含冤陷绝境,
          痛我逼儿赴死地。
据:(唱)自弃荒郊成永绝,
        遥对长安星月稀。
        来生不做皇家子,
        最羡民间是布衣。
(太子魂隐去)
武帝:据儿!据儿!
{武帝孤零零坐在龙椅上,无限悲凉}
合唱:汉皇思儿老泪倾,
      九层望思诏罪己。
      东宫萧瑟柳凋泣,
      一缕冤魂归无期。
      汉宫遗恨碧草新,
      魂兮归来总悽悽。
 
 
本文来自: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原文地址:http://www.juben108.com/xiqu_41822_1/

公司介绍 - 客服中心 - 联系方式 - 广告服务
Copyright © 2014 nanhua.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