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凤鸣网 > 资讯 > 新闻 > 正文

上海越剧院院长李莉:想当好编剧,要有淡泊心

发布日期:2015-03-03   来源:解放日报

在很多人感叹当下好剧本遍寻不获的同时,上海越剧院院长李莉却不断妙笔生花——从2004年至今常演不衰的新编京剧 《成败萧何》,到这两年大获好评的沪剧《挑山女人》,再到回炉锻造的越剧精品《双飞翼》。

见到李莉的时候,她正躲在上海市中心某个宾馆修改新编京剧《金缕曲》。虽然家就在上海,但每到要写戏或大修剧本,李莉总是习惯找个地方住上个把月,一心一意扑在写作上,“想当好编剧,就要有颗淡泊的心。”

一年函授让她转行戏曲编剧

在上海戏曲界,人人都知道李莉能写特别好的男人戏。这样的印象,在她的《成败萧何》出炉后更加鲜明。在李莉看来,这或许与自己15岁就当兵有关。“我当时上初二,就去部队做通讯兵。”转业回上海不久,李莉常听自己的越剧迷妈妈抱怨电视里不放越剧。“有时说得我烦了,就说以后有空我写个越剧给你看!结果我妈很鄙夷地说,‘侬能写越剧?我梦头里笑出来了。’”

不久,李莉看见自己单位对面上海戏剧学院挂了条横幅:戏剧影视创作函授班招生。花了30元,李莉在这个班上了一年,写了一个大戏一个小戏。没想到毕业时,她还被授予优秀毕业生称号,得到30元奖学金。

正是这次经历,李莉彻底告别财会职业生涯,不久后进入上海越剧院工作。进院后,她很快以《血染深宫》斩获当年的全国戏曲奖(曹禺奖前身)。但此后,李莉陷入了十几年的“沉寂期”,主要为外地院团写戏,如白剧、滇剧、桂剧等冷门剧种。对这段经历,李莉很感恩:“编剧是需要平台锻炼的,上海的平台比较少,尤其是对未出名的编剧来讲,平台就更加稀有。”

《成败萧何》边演边改达10年

2004年,上海京剧院找到李莉,希望她写《成败萧何》。没想到,这部戏边演边改,一改就改了十年。“今年年初我还在改 《成败萧何》,十年里总共出了十几稿。”李莉说:“据说上海京剧院有这种传统,被他们逮住,就成了‘老改犯’。”

说来轻松,但《成败萧何》确实成为李莉至今的编剧生涯中写得最苦的一部戏。在宾馆闭关数月,看了近50万字的历史资料和文章,又花了一个多月才写出剧本。剧本创作启动后,李莉12岁的女儿被发现胸脊椎35度弯曲。但此时的李莉分身乏术,只得抱着女儿求谅解:“我这母亲,做得很失败。但如果妈妈剧本也写失败了,这一辈子就一无是处了。”

2004年年底,《成败萧何》在上海首演成功,得到专家高度评价。精益求精的主创与专家又在研讨会上给李莉出难题:剧中虚构的萧何的女儿萧静云这个角色,到底是该服从史实删去,还是遵循艺术规律留下?双方僵持不下,最后,上海京剧院只好希望李莉再写一稿没有萧静云的剧本,用来做对比。“这个要求确实过分,去掉一个人物,所有的结构和剧情要推倒重来。”李莉笑说:“但那个时候,我觉得可以趁机练练笔,就挑战了一下自己。”

最终,专家还是选定有萧静云的版本。怀着试试看的心理,李莉把没有萧静云的版本投给当年的曹禺奖。没想到,这个至今还没在舞台上呈现的剧本,竟一举拿下了当年的剧本奖榜首。

一年中连续创演六七部大戏

2007年,李莉的身份从编剧变成上海越剧院院长。“身份的转变,对我影响最大的是时间。一个院团两三百号人,每天都有层出不穷的事情需要应对。”李莉说:“在这过程中,我学会了沉静、宽容、处变不惊。练笔时间少了,我就记录每天发生的事,坚持到现在,一年能有20万字。这些字是没有稿费的,但它们是我创作的财富。”

当了上海越剧院院长后,李莉有意避嫌,专接一些其他院团的邀约。2013年,宝山沪剧团自选“挑山女人”向李莉约剧本。开始李莉觉得这个题材比较草根,和她过往的写作风格不同,不想接。但看到宝山沪剧团拿出了积累了半年的素材,李莉又动心了。30多天,李莉写出《挑山女人》,不料在申城一演而红,逐渐红遍全国。

这种种成功,却成了李莉的“罪名”。有次院内开会,员工说李莉拿着越剧院的工资却只给其他院团写戏,令她哭笑不得。得到“许可”后,李莉以双重身份发力,帮助上海越剧院新编剧目创作。一年中,连续创演《甄嬛》(上下本)、《双飞翼》、《铜雀台》、《风雪渔樵记》等六七部大戏。

如今,李莉称最缺的是时间。“我最怕双休日、节假日有人找我。我没有什么朋友,因为他们约我吃饭往往一年还没约到。”李莉开玩笑说,“有人问我休息和娱乐怎么办?其实对于我,看书、写作就是休息。”

公司介绍 - 客服中心 - 联系方式 - 广告服务
Copyright © 2014 nanhua.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