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凤鸣网 > 资讯 > 新闻 > 正文

越剧《一缕麻》:百年老戏的继承与创新

发布日期:2015-03-03   来源:光明日报

越剧《一缕麻》剧照

 

徐铭扮演呆大

      杭州越剧院的新戏《一缕麻》近日荣获中国戏曲艺术的最高学术奖——中国戏曲学会奖。此剧在兼有思想性、艺术性、观赏性的同时,更是将我国古典戏剧文化进行了良好传承与创造出新,因而得到专家的高度评价,并受到观众的热烈欢迎,已演出了一百多场。

  《一缕麻》自诞生之日起就与我国戏曲发展的创新主流汇合在了一起,早在1916年,北京吉祥戏园的戏台上,梅兰芳先生出演了根据同名小说改编的京剧《一缕麻》,讲述封建包办婚姻造成的悲剧,在当时引发了极大轰动。1946年,上海明星大戏院的舞台上,著名越剧表演艺术家袁雪芬、范瑞娟主演的越剧《一缕麻》,留下了不朽传唱。时隔60年,范瑞娟大师的关门弟子徐铭又很好地传承了乃师衣钵,出演了全新改编的《一缕麻》,一举摘得梅花奖,此剧也成为推陈出新的佳作。

  《一缕麻》京剧本与越剧本均已失传,越剧也只流传下《新娘子真好看》的范派唱段。两剧的主题均是反封建,讲述漂亮有才的女主人公,奉父命嫁与一个呆傻丈夫,新婚之夜新娘子患了白喉,呆傻丈夫尽心侍候,自己却染病身亡。京剧本的结局是女主人公病好后殉情而死,越剧本改为女主人公为亡夫守节一生,均表现封建包办婚姻造成的人间悲剧。但在近百年后的当下,包办婚姻已经不是社会文化的主流,杭州越剧院的《一缕麻》适当地调整了此剧的主题,倾向于歌颂人性善,并在开头和结尾的《三字经》儿歌中作了点题。而女主人公素云与男主人公呆大的婚姻,也因为两家长辈所定娃娃亲,素云父要信守承诺,并报答当年呆大父亲对自己的救助之思,更何况呆大之傻乃是当年跳西湖救素云所致。这些改动,加强了此剧的文学性,也为呆大恢复正常埋下了伏笔,使剧情发展更为流畅和合理。

      而最大的改变,还在于将悲剧改为喜剧,最终呆大死而复生,并恢复正常,以大团圆落幕。在颁奖后举行的学术研讨会上,专家们认为,这一改动,凸显了中国戏曲的传奇性和喜剧性的传统,回归民间审美情趣,因而引人共鸣。《一缕麻》编剧杨锐从传统剧目中汲取养分,提炼出现代审美意识,弘扬善良,讴歌真诚的人类美德。全剧在平民视角、百姓审美、通俗易懂的故事情节中传递着大爱大善,让观众在轻松愉悦的观赏中,净化心灵,提升道德。在主人公身上,寄托了宽容、善良、真挚的优秀品质。在艺术上,该剧发挥越剧声腔和流派的优势,导演展敏与音乐、舞美、灯光、服饰诸方面演职人员通力合作,使剧目二度呈现取得很大的成功,为越剧传统剧目的推陈出新积累了经验。

  范瑞娟、袁雪芬主演的越剧《一缕麻》虽未再现于舞台,但无论是音乐唱腔还是表演都有可继承和发扬之处。《洞房》一出的“新娘子真好看”是著名的唱段,袁雪芬洞房“哭夫”唱段,是与《梁祝》的“哭灵”、《香妃》的“苦头”齐名的“尺调三哭”,影响深远。范瑞娟的呆大表演给人们的印象非常深刻。杭州越剧院的《一缕麻》很好地继承了这些“遗产”,尤其是梅花奖得主、范瑞娟关门弟子徐铭的表演,独到而精彩,呆傻的分寸也把握得恰到好处,人物内心的挖掘有层次有跌宕有高潮,做到了入木三分,淋漓尽致,特别是在丈母娘面前说假话,让人忍俊不禁,而到了洞房给新娘子喂药时又唱得叫人潸然泪下。徐铭把自己与角色融为一体,她紧紧抓住主人公“是美不说丑,是真不说假”这根准绳,突出表现男主人公呆大纯真、善良的天性,在跌宕起伏的命运漩涡中显现出人性最美的品格。就因为这个智障人没有利己之私心,没有等第之攀欲,没有世俗观念之羁绊,所以,他傻得可爱,傻得真诚,所作所为让所有健全人赞叹并反思。

  《一缕麻》没有成为京剧梅派代表剧目,也没有在越剧舞台上常演,但杭越的新版《一缕麻》重现舞台,而且受到当代观众的欢迎,说明传统剧目在今天有重新获得舞台生命的很大的可能性,也与杭越推陈出新的创作环境密不可分。杭州越剧院在院长侯军的率领下,保留传统剧目、排演新剧目、改编中外名著齐头并进,步步生花。儿童音乐剧《寒号鸟》,原创越剧《胭脂河》《梨花情》《流花溪》《新狮吼记》《心比天高》《海上夫人》等,均叫好又叫座。在注重原创剧目生产的同时,也重视对传统剧目精华的发掘,杭越版《梁祝》《西园记》与新版《一缕麻》即是继承与创新的佳作。值得一提的是,《一缕麻》不仅重新在舞台上演出,如今还被中国文联梅花奖数字电影工程拍成了数字电影,更多的观众将会在银幕上一睹它的风采。


 

公司介绍 - 客服中心 - 联系方式 - 广告服务
Copyright © 2014 nanhua.org.cn